PR被清零

Categories Webtech | 网络科技

2009年7月20日下午发现我的博客http://bewho.us/PR被清零了,在Google的各个数据中心查询bewho.us的pagerank信息都显示为0,之前的PR为3。

现在在Google中搜索link:bewho.us的收录为零。但是site:bewho.us貌似没变化,搜索我的博客名和域名bewho.us也还能搜索到,Google网站管理员工具中的内链和外链的数量看上去没有大幅的变化,所以目前看上去不是搜索引擎惩罚。

那有没有可能是google搜索引擎的算法改变了呢?我看了一些其他人的博客,看上去不像是算法改变。

博客的沙盒期?可是太不靠谱了,早不早,晚不晚的。
Continue reading “PR被清零”

六月二十四日祭

Categories Mindmeters | 思考点滴

鲁迅先生说:人总是不吝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别人。 这么多天以来,目睹种种之怪现状,我都做了一个贱民,只能做一个贱民,我忍了。但今天,忍无可忍。

今日Google更新了PR,我的博客也由2上到3了,高兴之余,想再把博客的界面改进一些细节,晚上回来修改博客样式的时候发现博客打开很慢,以为我的服务器又出现问题了,于是看看GT,看看Google reader,我明白了一个现实,这一天终于来了,之后检查gmail,打不开,GT,虽然显示online,但发出去的消息没有回应。

这是一种怎样的心境,逼良为娼。

现在已经没有愤怒了,民间有句话叫秋后的蚂蚱,蹦跶不了几天了,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

我始终坚信,自由和信息共享是任何人、任何组织都阻挡不了的事情,我坚信。
Continue reading “六月二十四日祭”

On the WEB

Categories Webtech | 网络科技

记得2007年中文互联网举办过一次评选活动叫“我心中的最2互联网公司”,像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,着实被大家口碑了一番。

前几日收拾了http://bewho.mp、twitter和Google Reader,才心里暗暗惊道,是我太愚笨,WEB时代早已来临,尤其是基于SNS平台的TMT产业的不断繁荣,个人与WEB的交互越来越多,越来越丰富的群落文化甚至在互联网上成立了各种势力。着实吃惊一番。

我是个很懒散的人,喜欢尝试各种新的网络服务,但大多都是“注册”然后“随便逛逛”而已,浪迹于许多名博和SNS社区之间,慢慢地发掘一些较好的互联网应用,也学习了很多。下面写一写我的互联网“狡兔三窟”。

1、豆瓣网(http://douban.com)。每天看得最多的就是这个社区,每天打开先看看提醒,豆邮,然后是到自己的小组和关注的小组去浏览小组话题。每次听歌前或者听歌后都先去豆瓣找找用户的评论,避免看一些浪费时间的电影或听自己不感兴趣的声音。更多我对豆瓣的看法,可以浏览有人说豆瓣就是个淫窝城市豆瓣的未来?米拉之落的发言。我的豆瓣地址是http://www.douban.com/people/digglog/,我的豆瓣小组是http://www.douban.com/group/bewho/,欢迎大家加入,互相吹捧。

2、博客(Blog)和订阅(Feed)。我个人的博客是http://bewho.us,名字叫微物之神,英文翻译是The god of small things,来自印度作家Arundhati Roy的小说《The god of small things》,我很喜欢这个名字的含义。博客域名的含义是Be who?Us!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哲学命题了。另外我还有近10个微博客散落在互联网的角落里,其中我用得最多的是Twitter饭否。我的饭否也可以通过http://gulu.bewho.us访问,我的twitter可以在我的博客侧边栏看到。我的博客的订阅地址是http://feed.feedsky.com/bewho,欢迎大家订阅。
Continue reading “On the WEB”